高危儿童

不称职的小动物饲养员偶尔cos兼白痴吉他演奏者和跳槽爱好者.
墙头多而杂.

【原创】Freshman 2(锤绿 绿锤 校园室友梗)

cp:Thor X Bruce(两个是学生身份)

锤绿或绿锤并不分明,所以两个tag都打了.

新梗.

一起住最好了.

作者是冷cp爱好者.

——————————————


Bruce并不确定自己是被嘈杂的雨声吵醒,还是别的什么。他又闭眼躺了一小会,餐厅传来震耳欲聋的硬核音乐。他知道,再不下楼就要被死亡黑金属轰炸大脑了。


他坐起来抓抓微卷的黑发,两片无精打采的眼睫扫过地上仍被睡意缠上一层阴影的杂乱书本,躺在黑色格子衫上的ipod和一只并未修补完成的橄榄球手套。


老天爷,我宁愿听些引人入睡的早新闻。他这么想着。


穿深色大T的高个儿正手忙脚乱地煎蛋。


“早啊兄弟。"


Bruce怀疑他的室友是不是后脑勺有可视功能。


"哦顺便说一句,今天居然没有赖床。"金发微长的健美先生铲起煎蛋放在Bruce面前。


"谢谢。"Bruce翻翻眼睛看着这个愉悦的室友,咧开嘴:"我们不如谈谈昨天半夜才回来,并且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而拔下鞋子的那个人吧。"


"哦Bruce!"他转过身,挤着眼睛说:"你知道的,我在酒吧工作..."


"但是我们不是说好你不会去值夜班么?Thor?"Bruce看着Thor那双湛蓝的眼睛,它们那么神气,总是愉快的眯着,就像每天都头顶着耀眼的阳光。


“而且你的作业…”


"Tony【1】每晚都会来酒吧,我对你说过他的,Tony人不错是不是?"Thor叉起一小块煎蛋,"你说一直想要一辆新的自行车?我记得有这回事对吧?"

因为他很有钱,不然谁会一次次地请酒保喝最贵的酒呢。

不过Bruce只是腹诽了一下,没答话。他知道Thor因为食量大而很乐意承担两个人的食品开销。


正如他说的:“Bruce,得了吧,你吃东西的花销简直就是我在给自己加个餐而已。”


并且周末的绝大部分时间Thor都在赚钱,尽管在酒吧,并且他很享受其中。


"那么,谢谢你还记得,Thor,真的。"


Thor人真的也很不错,他们两个合租着学校旁的一间小公寓【2】,Thor的出现大大缓解了他作为新生的艰难阶段。


除了他热情地邀请Bruce做健身运动以外。Bruce一直认为运动只要骑骑单车什么的就可以了。


可以说是一个很棒的室友了。Bruce这么想着。


"因为我是你的好哥们兼世界级最佳室友..."


Bruce耳朵有些发热,这个头脑简单的大个儿难道能读到自己的想法?


Thor笑到一半突然噎住,"上帝,这简直难吃得像一坨屎!"


"或许你真该去参加一个厨艺训练班。”Bruce瞄了瞄钟表,拿起两片吐司切片出门。


“嘿,Bruce,等等我!你骑车我跑着追怎么样,我们看看谁先到学校!”


Thor摘下围裙敏捷地翻过厨房操作台,像只欢乐的金毛大狗。


“……”Bruce没说话,但他有些汗津津的手攥紧了兜里的车钥匙,露出一个微笑。


“……好啊Thor,如果你不怕刚吃的东西会吐出来。”


TBC(maybe?)
————————————
【1】Tony:我们都知道他是谁.

【2】学校旁的一间小公寓:大多数人会选择在校外住,因为租公寓更经济实惠.

【原创】 DEVILFISH (曼鱼,短)

cp:曼曼(Marilyn Manson)x 小鱼(Ginger Fish)


作者系冷cp爱好者.

爱好为写没结局的隐晦情感小破文.

作者眼中的姜小鱼是胆怯沉默但疯狂的.(参考小鱼的很多【不太小可爱的出格行为】,这里不举啦)

——————————

Fish推开后门的时候,天完全黑下来了。

城市斑斓的灯火闪烁着纸醉金迷的梦境,晶莹的欲望碎片。直到次日的阳光覆盖每一个黑暗的角落,才像烧尽的烟火,悄然黯淡下来。

演唱会结束后他一如既往,沉默离开。他不会应付观众,既没有Manson那么得心应手,也不敢保证在对观众比过中指后他们还爱他。

跌跌撞撞地穿过乌烟瘴气的后台,耳畔是Twiggy大声的谩骂。

主唱坐在门边的圈椅里。阖着眼,湿润的头发粘在脸颊上,僵长的手指搭在腿上像两片合拢的鸦翅。

判若两人的形象却正是Fish惧怕的,沉默而恐怖。歇斯底里的爆发只是诡异般的静谧中那某一时刻罢了。

像偷苹果派的孩子,静悄悄地溜出去,并在关上门那一刻如释重负。他胆怯,并且他甘于胆怯。正如主唱带着一贯的不屑所说过的,他只是一个蠢鼓手而已。

当自卑和恐惧在体内出芽,那么自我否定便会像流行病毒一样蚕食掉整颗心。

巷子里的灯幽黄闪烁,Fish用小刀一点点把手心里的玻璃碎片挑出。没擦掉口红的唇沉默地抿着,缺水干裂得像是一抹暗红的血痂。

地上的血滴是浓稠的暗红。

一朵黑色大丽花无声地绽开在尘埃里,带着无人问津的悲哀,散发出寂寥而病态的香气。

他以为不会出差错,但向来喜欢由着性子的主唱又一次临时更换。

他手足无措的几秒停顿换来了独裁者绝对的愤怒。

晶莹翠绿的酒瓶碎片在手上炸开。

他咬住嘴唇敲下去,鼓槌握得更紧。灯光缭乱,鼓面上的点点赤红,顺着鼓槌扬起而滑落的血滴,手里渐渐麻木的痛楚。

在主唱直刺灵魂的嘶喊里,他再次进入那片迷惘素白的思索。

飞蛾奋力扑向光亮。凌乱的影子在墙上无限放大。

【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Fish看着自己满是血痂的手,叹气之后却低低笑了。

高瘦的主唱走来,在Fish旁边坐下。

“我和twiggy打赌说ginger一定躲到角落想妈妈去了。”

Fish僵硬地笑笑。

魔鬼卸了妆,长年被化妆品侵蚀的皮肤是不健康的苍白。

"不进去和他们一起么?"他声音低哑而平淡,似乎心情很好。两条长腿规整地交叉着。

"不...今天累了...”Fish笨拙地捏紧了衣角,指甲在黑皮衣上发出轻微的划蹭声音。

Manson右眉骨上的肌肉抬了一下。

Fish看不透他,他那张因为剃掉眉毛而难以读懂的脸,曾无数次在他痛苦与屈辱时,冷冷地悬停在他上方。复杂而残忍的表情,是一杯晦涩冰冷的苦艾酒。

“Ginger?”

“…”Fish抬头撞进那双棕眼睛。


———————————


TBC

【原创】Freshman 1(锤绿.校园梗.)

cp:锤绿(冷cp爱好者)

高中生

校园梗

(高中是个多有趣的回忆呀233)



————

Bruce正在整理新柜子,做为一个新来的转校生,他不得不在人来人往的走廊把东西一样样放进柜子里,也不得不接受别人好奇地打量。

"他多可爱!我敢打赌,他的身高绝对不超过五英尺五。【1】"

"看他翘起来的黑色睫毛,他真的是高中生么,像个孩子…"

"嘿你们这么大声他会听到的。"

女孩儿们声音一点也不小的讨论简直让Bruce脸红到脖子根。

他很容易紧张。

"注意点!”

粗鲁的声音在头顶突然响起来,后背结结实实撞了一下,如果没站住脚,Bruce铁定自己会吃到今早撑的那把雨伞。

撞他的是一个卡尺头的壮实男生。

男生拿过Bruce手里的伞,像观察一只小鹌鹑,低下头慢慢开口:"我是Victor.【2】很高兴认识你。"

不过他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兴。

"希望我们能相处愉快些。哦对了," Victor打了个响指,巨大而粗鲁的手指在Bruce鼻子尖前晃动,说:"这个学校不用穿制服,小子。"

说着,用伞戳了戳他的学生制服。

Bruce感觉雨伞上的水滴已经沾到新制服上了。

Victor把伞放在柜子顶上,恶劣地露出虎牙,转身走掉。

Bruce无奈地挑挑眉,继续把手里的一盒英国茶塞进柜子。

新生,社恐,书呆子。他可不想那么快出名。

"Victor对谁都这样,别在意。"一个金发的男生打开他旁边的柜子,说道。

"Thor."男生友善地伸出手,“Thor Odinson.”

"Bruce Banner."

Bruce握了握Thor的手,暗暗打量着这个同样壮硕的男生。

灰连帽衫加丹宁裤以及帆布鞋。露出的胳膊上有汗落下来,脖子上也是。

他闻起来有一股潮湿的味道。

看来这是个出行方式足够绿色环保的人。

Thor倒是笑地很真挚,尽管那双浅得近乎发灰的蓝眼睛,使他看起来像个贫血者。

"很高兴认识你...哇哦,你的手很小嘛!"Thor夸张地笑了笑。

他觉得这个小个子过于拘谨。

"…你可真壮啊。"Bruce腼腆地笑了一下。

Bruce看着Thor浅蓝的眼睛,他的睫毛也是金色的。

不得不与陌生人接触时,他会在心里默背元素周期表。

这次,他却想起了儿时那只的金毛狗,它也有快乐的双眼,和同样金色的、密而下垂的睫毛。

啊哈,严肃而倔强的书呆子。Thor看着发呆的Bruce,心里这么想着。

"…Thor?"软糯犹豫的声音。

"怎么了?"

"你愿意,呃,帮我把伞拿下来么,对,它在柜子顶上..."

Bruce颇为不安,由于自己像个猫头鹰一样盯着Thor瞧很久,也因为他在这里简直地精一样的身高。

他乱瞟着各处以缓解尴尬,最后还是平视着Thor外套的胸口下方处,那有个像吐司切片屑之类的东西。

他一向不是个自信的人,总会陷入交流中的尴尬。

早知道自己要生活在巨人堆里,就不穿着鞋底薄薄的帆布鞋上学了。

倔强的书呆子。Thor在心里好笑地重复了一遍,抬手把雨伞递给Bruce。

"哦对了,这不用穿校服,哥们。"

Thor抬抬浓重的眉毛,提醒道。

这乖巧的小人儿穿制服的样子活像脑袋里装着一整部汉莫拉比法典的律师。

事实上,Bruce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好些",还挑选了一双牛津皮鞋与制服搭配,他感觉自己简直穿的像个该死的公务员。

"在打开课本前,先向大家介绍一位新生。"肥胖的历史老师向门外一指,大家把目光一齐投在这个迷你号的小子身上。

Bruce咽了咽口水,攥紧了书包带子。

"Banner先生。"

Thor在翻一本体育杂志。

那个黑卷发小个儿漂亮地在黑板上写下名字。

他习惯性地眯起浅蓝的眼睛。然后他合上了花花绿绿的杂志。

"我是Bruce,很高兴和各位一起学习...就这样,谢谢。"

Bruce深吸一口气,总算完了。

他进教室不久便注意到了Thor。

蜷缩在有些狭小的桌椅之间,教室后排的金毛大个儿显眼极了。像是雏菊丛里兀立着的一株向日葵,或者一群小鸡里的白鹅。

至少今早这个叫Thor的人给他印象是不错的,因此被老师暂时安排在后排空闲坐位时,Bruce还有些庆幸。

" 嘿,欢迎来到后排联盟。"Bruce坐下后,Thor朝他伸出拳头。

Bruce也伸出手。"又见面了。"

一只略瘦弱的拳头在Thor的拳头上撞了一下。

TBC.
——————
【1】五英尺五:约等于1.6764m(少年Bruce)
【2】Victor:剑齿虎(乱入一下.自动脑补列叔的少年颜Victor)

平头、多情又有正义感、笑起来那么可靠而健气的年轻警察形象.多美好.









(自调图

有时候觉得,老鼠也是液体的哈哈哈哈

希林也算是德军专业户儿了.
但是这片子真的是看的我想哭,前面有同伴间的小美好,而后面那么残忍.
战争真的是…把美好的事情摧毁给你看.

(自调图